沙克爾頓獎:橫越臺灣之心 展現你們的團隊精神:

2018-10-23 10:09

 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運動協會 2018/10/23

 

南極探險行動

 上一個世紀初,南極仍是鮮少人類足跡履及之地,那地球的最底端、具有人類歷史意義的南極點,有幾個國家探險隊激烈進行著要成為第一到達南極點的比賽,由英國海軍軍官史考特領導的探險隊在民國元年也就是1911年登陸南極,開始籌備往南極點的冒險行動,另一個挪威探險隊伍,由阿蒙森領隊,先發後至,在當年12月14日就踩上南極點,英國探險隊則晚到了33天,不過後來美國人在南極點建立了研究基地,還是很溫馨的把它命名為「阿蒙森-史考特基地」。那時候的極地探險隊死傷都很慘烈,例如英國探險隊五人攻頂(南極點)小組包括史考特本人都在返回大本營途中逝去。先前沒成功的多次行動,也都死傷嚴重,只有英國沙克爾頓爵士(Sir Ernest Henry Shackleton)組織的探險隊是例外。


Sir Ernest Henry Shackleton 沙克爾頓爵士像。

 

受困的堅忍號傳奇

 沙克爾頓船長早在1902年就跟史考特試圖前進到南極點失敗過一次,原因是壞血病。後來他自己組隊探險,隊員四人在1909年1月9日距南極點只有97英里處把皇后贈予的國旗插上後已經精疲力盡,但是還必須不分晝夜地往回趕,一方面食物已經不足,另一方面怕船隊等不及他們而開走,最後一段路程,沙克爾頓把兩個人留在一個儲備豐富的中途補給站,和另一個較強壯的夥伴先趕回登陸點。沙克爾頓等二人在3月1日到岸邊,剛上船的沙克爾頓堅持親自帶隊去接回留下的同伴,兩天後他們帶著兩個掉隊者回到船上。
 在阿蒙森到達南極後,各國的南極探險隊的下一個目標是爭取「第一個橫越南極大陸的隊伍」頭銜,沙克爾頓和其他28名船員於1914年8月1號從倫敦搭乘「堅忍號」(Endurance)出發。船隻還沒到南極,「堅忍號」就被浮冰困住了,沙克爾頓和船員不得不棄船搬到浮冰上,在10個月後船體沉入海底。此時,沙克爾頓只有一個願望:把全體船員一個不少的活著帶回去。五個月後浮冰也碎裂了,他們只好在海上划了七個晝夜,登上了荒無人煙的象島,但因為象島是一個遠離商船航線的孤島,沒有人會路過象島,沙克爾頓沒有選擇坐以待斃,他挑選了另外五名最強壯的船員乘上最大的救生艇,向1300公里外的南喬治亞島前進尋求救援,這一史詩般的航行在氣候極端惡劣的海上持續了16天。上岸後,沙克爾頓再翻越南喬治亞山脈去捕鯨站尋求幫助。到達捕鯨站的3天後,他們登上了一艘捕鯨船,開始營救圍困在象島上的同伴的行動。經過第4次的嘗試,他終於找到了一條從浮冰上穿過的路,幸好他的所有的22個同伴都安然無恙的活著,每個人都獲救,完成沙克爾頓的誓言。

受困在冰山中的堅忍號。

 

沙克爾頓獎

 雖然沙克爾頓的探險行動幾乎都沒有完成目標,但是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領導者,對探險隊員充滿無限尊重、信任和關愛,能讓鼓舞隊員們在極端逆境下抱持希望,全體生還。後來的各式比賽中,如果是要全隊一起出發,一起回到終點的團體賽,常設「沙克爾頓獎」來紀念他,表彰他的精神,並且鼓勵參賽者不放棄,如同沙克爾頓的徒步南極探險之旅,縱然困難橫互,但是保持正面希望,彼此鼓勵,可化險為夷,安抵終點。

經過史詩般的16天求救航行登岸求救的特別隊。

 

橫越臺灣之心 一展團隊精神

 橫越臺灣超馬246公里路線上,關關都是挑戰,其中最困難的一段無疑是從臺灣之心埔里一路爬升到清境的這一段55公里路程,走的是鮮少車跡的武界部落,穿山洞越水潭,山景迷人,但是一山又一山的爬坡,歷屆賽事中折煞了諸多挑戰者,幾年下來,我們赫然發現,這一段挑戰很適合團隊、一群跑友一起來挑戰,考驗的不僅是體力,更是展現團隊內聚力、考驗隊員間彼此鼓勵支持力量、彼此扶持一起到終點的好機會,於是2019年的橫越臺灣超馬賽,我們特別加了一段「埔里-清境」團體賽,只要全隊一起到達,就可以獲得南極探險英雄沙克爾頓爵士獎,歡迎企業、跑團、乃至於閨密皆可,兩人成隊來挑戰。
挑戰入口:https://goo.gl/hq6A5t
活動詳情:http://se.piee.pw/AJ5UQ
 
  
橫越臺灣「埔里-清境」挑戰路線圖。
 
 
橫越臺灣「埔里-清境」團體奮進-沙克爾頓獎設計圖稿。
 
 

新聞投稿:https://www.cna.com.tw/postwrite/Detail/243134.aspx

 

カウンター カウンター